霁韵

没事zuo一zuo,zuo过就过,所以请给我台阶~

你说:南浔好美!!!!

哦,南浔啊……是很美呢。

可良辰美景,入镜的不是我呢。

我们走过
我们路过
我们爱过
我们还恨过
然后我们都哭了。
最后的最后,我们依依不舍,互道再见……

1000㎞的路程,高铁来回5小时;日光从头顶一直斜到西边,是3杯咖啡的时间;电脑用到没电,码下近6千的文字;高铁站里广播在说话,数不清的车次播报和寻人启事。

此刻躺在自己的床上,用被子紧紧的裹住自己。我最终还是一个俗人,受伤了会哭,开心了会笑,心累了也会叹气。

然而好消息是,今晚上大概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

如何去接受已知的命运?就算结局注定悲剧。
我选择沉默,然后放弃。
没有人该被谁刻意的伤害,用最卑劣的手法。
未来的日子里,再也不见,因为那就是一个玩笑。

四十四·近乡情怯

前阵子刚给别人解释了什么叫“近乡情怯“,这一周,摊上了自己。

周末开始的惴惴不安,让这周过的异常缓慢。工作的时候,不时的看日历和手表,掰着手指算日子。总觉得,这日子怎地就过的这样的慢。半夜总是没来由的醒来,不是被惊醒。然后拿起手机看几点,明明屏幕光线已经调了最暗,黑暗中,还是那样明亮。

2点15。

4点33。

5点26……

时间点记得异常清晰。是心里有事。

脑海里总有一个画面来回播放。车来车往的高铁站出发层,穿着风衣,戴着墨镜的我,风中凌乱。这种不安,大概就是信任危机,亦或是,对自己的不自信?

塔罗算了又算,不算好的牌面寓意。到了最后,都是形而上...

我的叛逆期姗姗来迟。

翔子记事

我叫翔子,其实原本是“祥子”,读书那会儿,语文课本里有一个特别倒霉的男人,他就叫祥子。记得学这篇课文的时候,全班的人都笑了,男生女生,有些还起哄。语文老师不是班主任还年轻,本来就没什么威信可言,我觉得她作为老师,怎样都不该取笑她的学生,可那次,她也没有绷住。直到现在,那时候的窘迫,都记忆犹新。从那之后,我就嫌这个名字晦气,一直想着改。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连同名字,都是当初我呱呱坠地时,我那大字不识几个的老爹,特意找村中祠堂的老先生给取的,这待遇,连我姐,和我哥都不曾有过。可我真的不喜欢这个名字,于是在读完高中,去省城读大学的时候,虽然学籍上依旧是“祥”字,可对外我和所有人说,那是当...

不管什么金逆,水逆,火冥双陷。既然醉过了,一切就当过去了,不做数了。

四十三·那个男人

那个男人,是的,那个男人。不是“The One”,是“That One”。

那个男人,总也没有办法和他彻底断了联系,哪怕他已不再是“The one”,而我也不再是我。

不知道,你们是不是已经厌烦了听我絮叨,关于他的一切,以及关于我对他的一切。

时至今日,我真的已经弄不清楚,他对我,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?就像我无比疑惑,为什么每次下定决心,不再打算和他有任何联系的时候,彷佛命运一般,他都会重新出现在我的生活里。

或许,在过去,我会单纯的认为,是自己的执着终于感动了神明,以至于连神明都觉得,因为我对他是那般情真意切,辗转缱倦,所以,才允诺我那个“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”的小念想。...

霁韵对《一个没志气的电台女主播》的评论

前阵子,有幸得到了“豆瓣阅读”的错爱,成为了“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”的读者评委。按照征文比赛的规定,选择了“职业”、“喜剧”和“科幻”三个分类中的“职业”板块,被派发了十篇小说,基本上都是2万-4万的中等篇幅,阅读并写下一些评论。

我一向就是挺懒的一个人,觉得反正都是自己写的,就发到lofter共享好了,虽然也不大可能每一篇书评都发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如果有三星半这种打法,我愿意给这篇作品打上三星半的评分。扣掉的半颗星,扣在文章的题目。文章的题目和文章的内容,其实真的不是很搭。因为读完之后,我并没感觉出女主角的“没志气”,更多的,是女主角在经历了梦想破灭...

1 / 23

© 霁韵 | Powered by LOFTER